白小姐中特网109,白小论坛,公开三肖期期准,131hk.com——石屏县最近新闻

您的位置:主页 > 大咖名流 >

小说:两年前,她做了总裁心上人的替身,后来,生下孩

发布日期:2020-09-27 06:3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• 苏意意站起身,走到客厅的角落,接通。

    苏建礼站出来,主动承担对苏意意外公的照顾,然后软硬兼施获得了苏意意外公手里的财产继承权跟公司。

    苏意意想了想,认真说:“我答应你啊。”

    不疾不徐的散漫语气,透出无比强大的笃定。

    苏意意猜不透封言墨的心思。

    他修长手指轻叩两下,薄唇微启,重如千斤:“绝不反悔。”

    他嗓音低沉几分,淡淡道:“你会知道原因的。这个合约,我给你两天时间考虑。”

    苏意意愣了一下,耳尖发烫,嗫嚅:“哦,我说……我是你的了。”

    “你要是不去顾家磕头,给你妹妹当垫脚石,我现在就把疗养院所有的钱断掉,你等着给老不死的收尸的,所以,我劝你还是识相点!”

    两个人静静对峙,封言墨落在苏意意娇俏小脸的目光,一分深似一分。

    “到时候,你苏意意就是一条被流浪狗!”

    到时候,且看谁才是一无所有的流浪狗!

    他有力手臂突然一把将苏意意重新扯回怀里。

    属于独属于他的沉木香气息,涌入苏意意鼻尖,彻底将她淹没。

    苏意意垂眸,浓密的睫毛掩住眸底的狠色。

    “好!我答应你,从今天开始,我是你的。”

    苏意意转身,目光看向米色沙发上,姿态尊贵而强大的男人。

    封言墨也将给她属于封家少夫人的一切。

    苏意意心头一跳,蓦得攥紧手:“你敢!!”

    封言墨深眸微敛,将苏意意前后态度的转变尽收眼底。

    “该怎么做,你给我好好掂量着。”

    杨婉华闻言哈哈哈大笑:“小贱人,等你真的怎么能着我再放狠话吧。就凭你?一没钱二没势。等到我女儿跟顾家订婚,成了顾家的太太,跻身上流社会里。我会让你爸把你个赔钱货赶出苏家。”

    她的继母。

    侧头,表情透出些莫测。

    她不仅要护住自己和外公,还要夺回外公曾经被苏建礼他们拿走的财产跟公司。

    “我……”

    苏意意不想再听杨婉华尖酸刻薄的咒骂之语。

    “不是这一句,123管家婆图。”

    当时苏意意是小婴儿,襁褓之中根本就不记事。

    苏意意的妈妈去世之后,思女心切的苏意意外公,一病不起,缠绵病榻。

    拿出手机扫过来电显示后,小脸骤然冷寒。

    苏意意冷哼:“我要是不呢?”

    她来不及回答封言墨。

    她不会放过对自己算计动手的苏盈。

    “干嘛啊?”她好奇问。

    苏意意猝不及防。

    她紧攥的手松开,在电话里杨婉华的刺耳笑声中,淡淡道:“杨婉华,你敢碰我外公的话。我保证,你跟苏盈两个人,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    杨婉华尖锐的声音,摆明了要彻底撕破脸:“你个不要脸的贱丫头,放狠话老娘就会怕你啊。我告诉你,你最好按照你爸说的做,现在乖乖去顾家磕头认错,帮你妹妹铺路。”

    封言墨大手扣紧她的细腰。

    喉结克制的滚动,哑声说:“刚才的话,你再说一遍。”

    杨婉华恶毒到:“我怎么不敢啊,别忘了现在疗养院的钱都是谁在支付,我告诉你,现在,你爸已经把这件事全权交给我处理了。”

    苏建礼也一跃成为苏氏集团的老总。

    苏意意觉得,她不算是亏。

    “唔。”

    苏意意犹豫了一下。

    然后昂首阔步,坦然的走到封言墨面前。

    她的所属权是封言墨了。

    又坐回他腿上。

    来电显示。

    苏意意信了他。

    绵糯声线里是满满的不耐烦:“我跟你们的帐还没算完呢,你还有胆子来招惹我?”

    只能靠着先进的医疗技术跟环境,在疗养院勉强活着。

    苏意意话还没说完,口袋里的手机铃声疯狂响起来。

    封言墨闻言,嘴角隐隐上翘,冲苏意意招招手,示意她过来。

    靠着原配妻子娘家的势力,苏家由此起势。

    更没办法容忍他们敢打外公的主意。

    娇俏小脸上带着一股破釜沉舟之色。

    封言墨端详这张似曾相识的小脸,心弦没由来的悸动。

    她深吸两口气。

    瞬间挂断电话。

    靠着男人宽阔温暖的胸膛,苏意意稍微有些不自在,但是很快适应。

    【杨婉华】。

    这几年,苏意意外公身体越来越不好,总是昏昏沉沉的,无力再跟苏建礼计较。

    手掌发烫。

    杨婉华口中的老不死,是苏意意最亲的外公。

    她走过去,指了指桌面上的合同:“封言墨,不管你的真实目的是什么。但是只要我答应你,上面开出的条件你不会反悔吧。”

    杨婉华得意洋洋的炫耀:“那你就等着给那个老不死的准备后事吧,如果从疗养院护病房被赶出去后,我看他还能不能活!”

    话音刚落,双唇猛然被封言墨吻住。